• <td id="iqoie"></td>
  • <wbr id="iqoie"><legend id="iqoie"></legend></wbr>
  • <rt id="iqoie"><table id="iqoie"></table></rt>
  • 當前位置:大學路 > 教育資訊 >正文

    小升初沒考好,我的人生好像完蛋了

    更新:2019年11月12日 13:14 大學路
    高考是一個是一場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戰役。面對高考,考生總是有很多困惑,什么時候開始報名?高考體檢對報考專業有什么影響?什么時候填報志愿?怎么填報志愿?等等,為了幫助考生解惑,大學路整理了小升初沒考好,我的人生好像完蛋了相關信息,供考生參考,一起來看一下吧小升初沒考好,我的人生好像完蛋了

    打開大學錄取通知書,是高考考生們夢想成真的瞬間。同樣的,在大洋彼岸的小島國新加坡,每一年也有一群又一群滿懷希望的考生走進考場。如今新加坡已經是重要的商業、金融和文化中心,這個國家擁有著世界上最好的教育系統之一。


    2020年PISA對全球15歲學生進行不同能力的抽樣測試,新加坡學生在科學、閱讀、數學上都是包攬第一。


    在近年英國牛津劍橋兩大名校招收的外籍留學生來看,有接近五分之一是新加坡學生,這足以可見新加坡教育系統培養出了不少頂尖人才。


     PISA對全球15歲學生的抽樣測試中排名前20的國家地區。圖/搜狐


    但是,培養出這么厲害學生的系統本質上就是精英教育。整個新加坡社會都奉行著任人唯才的思想,鼓勵通過自身努力現實向上流動,層層的考試就是為了選出最優秀的人才。


    12歲,小升初。這是新加坡學生面對的第一次大考,也是一個意義不尋常的分水嶺。


    它決定著學生能去哪種初中學習哪種課程,考得最好的一小撮學生會進入直接不用考升高中考的直通車中學,這些學校的大學升學率高達90%。



    分數落后的學生會按小升初成績從高到低分班,分進初中的快捷源流,普通學術源流和普通技術源流。


    此后,每年考試后都會按分數調整分班,最終快捷源流的學生考入高中準備升大學,而普通的兩個源流就準備考理工學院或者去ITE職業教育。


    一個十二歲孩子面對著的十字路口,他們的人生將由此被分成了兩條截然不同的路,一路上通向高中直升大學,一路則是通向技術職業教育。



    這樣務實高效、因材施教的分流方式,造就了完全不一樣的學習經歷、朋友圈還有人生軌跡。


    別人都在爭取考大學,我們只想著考最好的大學


    18歲的Sky,在新加坡其中一間最好的直通車中學讀高三,今年年末她的高考就正式開始。六年前,她高分考入直通車中學,直接邁過中考。


    直通車中學的學生基本在初一時就立下了考取世界名牌大學的志向。從踏進學校的那一天開始,Sky就覺得自己進入了高三狀態。



    每天六點半起床,七點半到校,八點開始一天的課程,下午三點半前下課。課程從初中學的八門課,變成高中自選的數學、物理、化學、經濟。


    在直通車學校內,分班并非按成績,而只是按選的科目。每個人的下課時間都不一樣,朋友也只能約著都下課后課外輔導活動見。在課外輔導活動CCA(類似于國內的社團活動)上,新加坡學生也是拼了命的認真。


    因為CCA成績和每個人的升學檔案內的經歷有關,不少名校會在錄取時候參考社團成績或者擔任的崗位,所以每個人都是像學習一樣努力參加社團活動。


     社團活動之一垃圾分類回收活動。圖/新加坡慈濟官網


    一般的社團都會在放學后進行,大概每天有兩到三個小時訓練時間,因為算分所以不能缺席。比如,籃球隊的同學會在每晚七點到九點訓練,Sky的戲劇隊活動時間是五點到七點。


    結束活動后,她和同學們會去上不同的補習班。



    雖然學校希望學生十點睡覺,但是直通車學校里面的同學都很有危機感,十點睡覺不可能的。補習完一般十一二點,Sky習慣再學一會兒才睡覺,一天大概能睡到六個小時。


    她的娛樂,就是周末補習結束后,睡覺前可以在ipad看一兩個小時的綜藝。



    大家都以為進入直通車中學,半只腳就踏進大學了。其實精英中學學生的壓力,還是來自父母的期望。


    直通車學校里基本都是華人,雖然新加坡學校沒有統一的家長會,但是大部分她的同學父母都會私下找老師,定期詢問孩子的學習。 


    “凡事怕輸要爭第一”的心態,在新加坡華人圈里面尤其極端。誰都不愿意辛辛苦苦小升初考進來,結果高考之后混得不如普通中學的學生。


     新加坡國立大學一角。圖/微博@新加坡國立大學商學院


    所以Sky和她的同學根本就沒有把新加坡的大部分學校放在志愿表里面,家里有錢的最低也要考上英國前五。


    如果留在本地,那肯定只能去國立大學和南洋理工大學里面的好專業,比如醫學、法律、金融等。其他專業都不應該在這一批考生的想法里面。


    有這樣神仙的志愿,就意味著成績績點、課外活動、各種競賽一個都不能少。學習不拼命,哪能對得起深夜在補習班接自己的父母。


    不過成績再好,那個人心里想的總是“能多學一點,就再多學一點?!?/p>



    在考大學這條橋面前,即使是最優秀的那批學生,也不敢掉以輕心,他們不僅要考大學,還要考最好的大學、最賺錢的專業。


    他們像是在中學金字塔最頂層站著的人,時刻都要比別人更努力,才能不斷往上的同齡人競爭里,保住自己站著的那一小片位置。


    “在普通班,我交不到學霸朋友”


    在頂尖的終究是少數人,大部分在金字塔中間還有下層的人,認為分流分班對于他們來說是殘酷無情的。


    被分到普通學術或普通技術班的他們,大部分時間都要承受更大的壓力。有數據顯示,初一過后,從普通技術升到普通學術班的學生只有約6%,初三過后更是基本沒有。


    而且他們能深深感受到分流帶來的階層等級。去年有一部紀錄片《Regardless of Class 》,就請了來自直通車或者快捷源流、普通學術、普通技術三個不同課程的13到18歲學生坐在一起對話。


     紀錄片《Regardless of Class 》學生在會談。


    普通學術班的長發女生臉上沒有表情,語氣壓抑說,“我通常不和快捷源流班的學生來往,他們通??床黄鹞覀?,覺得我們是笨蛋,所以很少和我們說話?!?nbsp;


    “這次談話令我感覺很不舒服,他們(快捷源流班的學生)說話都和我很不一樣?!鄙掀胀夹g班的男生更是覺得無法融入快捷源流班同學的對話里面,因為他們講的英語更加流利,在他們討論的話題里面自己根本插不上嘴。


     紀錄片《Regardless of Class 》中學生的自白。


    漸漸地,他也和本來認識的好朋友因為分流后學的課程不同,變得無話可說。在教會初中普通學術班讀初三的Madeline,也沒有在快捷源流班的朋友。她感覺他們說話就像在打辯論賽一樣,又快又聽不明白,還是普通學術的同學和她更聊得來。


    “我們和快捷源流上的課程不一樣,上學的時候我不愿意把自己普通學術的課本拿著手里。這樣會讓別人知道我就是學習不夠好,不夠聰明?!?讀普通學術班,對于出生在華人后代家庭的她,是一種難以啟齒的羞恥。


     普通學術班的同學在上實驗課。圖/Presbyterian High School官網


    “如果家庭聚會親戚見面聊天,他們不能理解為什么我是華人,數學卻很差。表姐表哥都考上了大學,如果我說我是普通學術班的,就間接說我以后就考不上大學,比不過表姐表哥?!?/p>


    其實,Madeline很喜歡文學,語言科成績都有B以上,英語可能還比一部分同齡人要好,但是數學卻一直都不及格。


    所以在以總分為參考的考試系統里面,她因為偏科無法升入快捷源流班。


     Madeline描述父母對她的期望的時候,臉上流露出很焦慮的表情。


    “從小學六年級沒有考好開始,每次考試都讓我很害怕,害怕自己這次也沒有考好。初一初二時,爸媽經常盼望著我可以期末考突然很高分,升上快捷源流班就可以去考高中。到了今年,這個幻想已經破滅了?!?/p>


    于是Madeline的父母“退了一步”,他們希望女兒考上前三的理工學院,這樣才有機會進大學。就算要復讀也不可以去ITE(技術學校),那樣就真是世界末日了。就像大部分高考分數一般的考生填志愿一樣,父母希望Madeline考上自己分數段里面最好的選項:理工學院。


     南洋理工學院一角。圖/Wikipedia


    在理工學院里面,她可以去讀自己喜歡的藝術設計課程。但是,父母更希望她能學習商務管理、或者旅游酒店業的培訓課程,這樣還沒有畢業就會有合作的公司搶著要人。 


    今年她正在準備初四N水準考試。通過這一次考試她才有機會參加中考,和快捷源流班的學生爭奪進入高中、理工學院的機會。



    按2017年的統計數據,大約有77%的普通學術班學生能通過測試進入初五,備考中考。父母擔心她學習情況,平日里都不允許她使用*、看電視。


    只有在周末,她才能在補習數學之后,和朋友出去玩。


    難道只有上大學,才有好的出路嗎


    在精英教育的分叉路口,那些選擇了或者被迫選擇職業教育的人,難道就再也沒有上升機會了嗎?


     Francis出生在一個多文化家庭,她的爸爸是馬來人,媽媽是混血兒,因為外婆是華人,她會說流利的華語,但在家里是用英文溝通。 


    她說自己的初中和很多學習不拔尖的人一樣,在普通學術班里面混日子,但是她覺得如果她升入快捷源流班,她的日子就會馬上變得不好過。



    因為在普通學術班,她永遠成績都在上游,老師教得不快,她覺得這樣她對自己學習更有自信。初中五年過去后,當時因為對生物感興趣,她考進了南洋理工學院,修讀口腔健康課程。


    在讀期間,她感覺在理工的課程與大學無太大差異,還讀了大學會提供部分社會科學課程,比如社會學、基礎化學、微生物學等。她還提早在合作的實習項目中體驗了職場,認定了公共衛生這一領域就是她終生的目標。 


     理工學院牙醫課程的宣傳手冊。圖/理工學院官網


    畢業后她得到了牙醫協會的相關牌照,進入醫院的口腔科工作,協助牙醫負責判斷牙齒健康、進行簡單的補牙洗牙等工作。


    她認為作為持有理工學院證書的畢業生,最大的缺點就是起薪會比大學畢業生低,剛開始的時候,她一個月起薪是大約兩千新幣(約八千多人民幣),但是大學護理系畢業生起薪可以達到三千到四千新幣。



    所以學院也鼓勵畢業生繼續邊工作邊進修、或者到大學考取一個學位。在她看來每一條道路都會通向大學和職場,只是走得快一些或者慢一些而已。


    新加坡不少私立大學提供半工半讀課程,她曾經的班級里有一半的同學都在半工半讀繼續學業,白天在醫院上班,晚上回到學校去聽課。


    他們認為一邊積累工作經驗,一邊繼續教育是很實惠的——在擁有技術的同時,又能獲得一個學位。

    還有不少考不上公立大學的同學,會選擇申請出國,或者去外國院校來新加坡建立的分校。


     澳大利亞科廷大學新加坡校區。圖/科廷大學新加坡校區


    2017年,Francis抱著對公共衛生領域的學習興趣,決定重新回到學校,申請了國立大學的社會工作系。但是對于她來說,一個大學的學位,不只是薪酬的提高,還是拓寬自己在公共健康領域就業的可能。


     理工學院中學生研討活動。圖/理工學院官網


    對于殘酷的分流系統,她個人覺得社會上大眾對學業成績的過分追求是很危險的,而成功不應該只有學業成績一個指標。 


    Francis的例子,不僅僅只是個例,很多當年初中沒有考進快捷班的人,在網上發起“生命不止分數”(Life beyond grades.)的活動,紛紛曬出自己曾經小學畢業分數。


    他們的目的便是激勵沒有進入快捷班的同學不要放棄學業,要在學習中找到自己感興趣的方向,不要盲目聽從分數第一的言論而失去信心。



    其實分流系統的一大目標,希望每位學生都可以對自己充滿自信,明白學習是為自己而學。


    只是在家長的傳統觀念下,考名校最快速度考取大學學位,人生才會通向成功。但是在新加坡條條道路通職場通大學的教育體系下,職業教育并不代表與大學無緣,只是通過職業教育再考回大學會需要更長時間。


     而成功的快慢,是不應該比較的。不少在游戲、編程、藝術設計、攝影繪圖、機械工程等行業工作的人都上網分享自己的故事,他們多數在初中都被分到普通技術班,是被定義成不聽話、愛搗亂的壞孩子。


     理工學院的樂隊在學校里路演。圖/理工學院官網


    靜靜地做題聽課確實不適合他們,所以普通技術寬松的課程,允許他們還沒有進入大專就嘗試了設計游戲、攝影拍片、修理電器等課程,尋找適合自己的就業方向。


    在他們看來,如果是想繼續進修,就算是二十歲、二十五歲時才能考入理工學院或者大學也是沒有問題的。



    延續了將近50年的教育分流制度,在小升初后就用成績把初一的孩子分成三六九等,只要不是精英班快捷班,身上就帶著一個不夠聰明的牌子。在追求平等教育的新加坡,這項制度被詬病已久。


    從2024年起,按總分來決定分班的制度會改成按選的科目的難度來分班。這樣像Madeline一樣有特長科目的學生,就不用忌諱自己的課本和別人不一樣。


    不過,選拔精英的模式不可能完全消失。對于家長們來說,它可能只是換了個外殼——到時候就不是要搶著讓孩子讀精英班,而是要讓他們每一科都進到最高難度的那個班了。

    以上就是大學路為大家帶來的小升初沒考好,我的人生好像完蛋了,希望能幫助到廣大考生!
    免責聲明:文章內容來自網絡,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刪除。
    與“小升初沒考好,我的人生好像完蛋了”相關推薦

    每周推薦




    最新文章




    聯系我們 - 課程中心
      魯ICP備18049789號-7

    2020大學路版權所有 All right reserved. 版權所有

    警告: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


    欧美日韩免费小视频,黄色网站在线游览,天天好逼网天天日天天干天天射,欧美精品另类三级片